故事設定


1.提耶和洛克昂一期時是清白的(廢話...)

2.萊爾單戀提耶

3.萊爾嘴巴很賤,但骨子裡仍是個兄控

4.弱氣提耶嚴重爆走...orz


很久沒寫文了...

這應該比較偏悲文(不悲的話還請勿見怪...)

文中眾多不合常理之處還請大家忽視...囧

以下本文開始→

 

 

其實,並不是再也沒有留戀。

 

意識逐漸朦朧之際,洛克昂看見的是拼盡全力朝向自己飛來、伸長著手希望挽救些什麼的EXIA

 

剎那...真的是成長了呢!而且變得更加堅強,已經...不再需要擔心他了吧?

 

那麼,還有誰呢?

 

就在生命即將消逝的一刻,他的腦海中,只浮現兩個人影。

 

萊爾......在這世界上所剩下的最後一個親人......本來兄弟兩人應該要互相扶持,一起走下去的......自己就這麼任性地走了,他一定會生氣吧......

 

真對不起......我不是個好哥哥......萊爾......

 

還有就是......提耶利亞......

 

對了......你真的是很擔心我呢......還那麼強硬地把我給鎖起來,不過我還是偷跑出來,害你的苦心都白費了,真抱歉啊!提耶利亞......只希望你不要像上次一樣又一個人偷偷躲起來哭了。.因為,我已經沒辦法再去安慰你了.......

 

對不起......提耶利亞......對不起......

 

最後的道歉,被巨大的閃光與火花吞噬,再也無法傳到本人的耳中......

 

 

 

 

───────總覺得,經過了相當漫長的時光。

 

再次張開眼睛,所身處的是既熟悉卻又陌生的場所。

 

「這裡是...托勒密嗎?」

 

不對,雖然很像,但還是有點不同。那這裡究竟是哪裡?又為什麼自己會在這種地方...

 

...等等......不是已經死了嗎?」

 

馬上,洛克昂想起了這個更重要的事實。難道那全部都是夢嗎?不...不可能,扣下板機的手感、爆炸的火光、以及死前的痛楚,全都是那樣的真實,絕不可能只是一場夢。

 

那麼,應該已經死亡的自己,又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

 

抱著滿腹的疑問,洛克昂獨自在這陌生之處漫無目的地走著。

 

這艘船雖然不是自己所熟悉的托勒密,但似乎也是仿照托勒密的結構建造的,整體上的空間配置都與托勒密相差無幾。下意識的,洛克昂的雙腳步向了托勒密中帶有他回憶之處。

 

「宇宙.............

 

從走廊上看過去,末端連接的小空間中也有著佔滿整面牆的落地窗,而在其外的,是廣大無垠的宇宙,也是自己生命的終點。

 

「從這裡......看不見呢!」

 

地球───他出生的故鄉,那個令他憎惡、令他痛苦、可是.......却又那樣深愛著的星球......突然地,他很想再看它一眼。所以即使明知機會不大,他還是朝著走廊的那一端走去,希望能更清楚的看到外面。

 

然而他的腳步,在見到了窗前的人影時,停了下來。

 

「提耶....利亞......?」

 

 

 

 

真是沒用。

 

明明知道是不同的兩個人,但是一旦見到了萊爾的臉,還是忍不住想起了那個人。這樣的自己,真是沒用。

 

從那個人走了以後,也已經過了四年。本來以為自己已經走出悲傷,卻在遇見萊爾時,再次體會到自己的脆弱。

 

「洛克昂.......

 

他收緊撫在窗上的手指,這四年間,唯有這個名字是支撐他走下去的動力,每當心情低落時,他就會到這兒來,看著這曾與洛克昂一同注視的宇宙,回憶著他對自己說過的那番話,如此,他才能下定決心,繼續往前走下去。

 

如此,即使洛克昂已經死去,他還是能任性地、以這種方式繼續依賴著他。

 

然而,萊爾的出現,却逼得他不得不面對現實。

 

面對著與洛克昂有著相同面貌,但氣質卻大不相同的萊爾,他更加沉重地感受到洛克昂已死、已經不會再回來了的事實。

 

卻也因此,更加地想念他。

 

......洛克昂...............

 

再一次地,低聲呼喚著這個令他既懷念又心痛的名字,即使非常清楚,不管呼喚幾千次幾萬次,都無法再見到他所想見到的人......

 

「提耶....利亞......?」

 

是那個人來了嗎?聽到熟悉的聲音,提耶利亞並無多做他想,只是直覺的以為,是不久前才見到的那個傢伙。接著他緩緩轉過頭去。

 

「還有什麼事嗎?萊爾˙狄.......

 

話語在清楚看見身後之人的身影時倏然停止,提耶利亞瞪大了眼,一臉難以置信地盯著眼前這個一直朝思暮想著的人。

 

...第一次,看到提耶利亞這麼直接的表情呢!洛克昂心中想著。不過這也難怪,連他都不敢相信已死的自己竟然還有辦法再見到這個世界,又何況是提耶利亞呢?

 

「很遺憾,猜錯了,我不是萊爾喔!」洛克昂有些尷尬地笑道。「不過沒想到你會認識萊爾啊?真令我驚訝......

 

然而,提耶利亞似乎根本沒有聽到他在說什麼,只是一直呆愣的看著他,許久許久,才以猶豫的語氣開了口。

 

「你是......洛克昂嗎.......?」

 

......是啊!好久不見了,提耶利亞,雖然我不知道是過了多久啦...... 

 

提耶利亞走近了洛克昂,而目光卻自始至終不曾從他身上移開過。

 

「真的...是你......你不是...已經......」他露出了像笑卻也像是哭般的表情。「你...你還活著嗎......?」

 

............我已經死了......就像你知道的一樣。」

 

聞言,提耶利亞的笑容消失了。

 

「那.......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一醒來就在這兒了。到處走著走著,然後就看見了你。」洛克昂張望著四周。「對了,這裡...應該不是托勒密吧?是哪裡呢?」

 

.......你所知道的托勒密,已經被擊沉了,這裡是那之後新建造的托勒密。」

 

「是嗎......看來發生了不少事嘛.......

 

洛克昂沒有再問下去,因為他突然想起,已經死了的自己,即使了解任何事也毫無幫助。他越過了提耶利亞,走向窗邊。 

 

......果然,還是看不見吶!」

 

「什麼?」

 

「呵......沒什麼......孩子氣的感傷罷了!」他聳肩苦笑了一下。而後陷入了沉默。好一會兒,才又開了口。

 

「吶.......我問你,提耶利亞,在那之後,世界有任何的改變嗎?」

 

.....................

 

提耶利亞沒有回答,因為他知道,他的答案不會是洛克昂所想聽見的。即使如此,洛克昂還是從他的表情讀出了答案。

 

.......是嗎?真是遺憾啊......

 

「洛克昂.......

 

「不過,至少你還活著,這樣也就夠了。」

 

...............!?」

 

洛克昂轉身面對著提耶利亞。

 

「那時候,我一直在想...應該要向你道歉才對。」

 

「向我......道歉?」

 

「是啊......真的是對不起,讓你為我擔心了,提耶利亞。」

 

「你說......什麼......?」

 

「自以為是地......被仇恨衝昏了頭,不顧你們大家的苦心,硬是跑上了戰場,最後還白白丟了一條命......我就是這樣一個既愚蠢又氣度狹小的男人......

 

洛克昂無奈地自嘲著,卻沒有注意到,眼前的人正因為他的話而顫抖著。

 

.......別說了......

 

「不過也罷,都是過去的事了。我已經死了,如同這艘我不認得的托勒密,這個世界也已經不再有我的位置,無論尼爾˙狄蘭帝是多麼差勁的傢伙,都已經與這個世界毫無關係。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會來到此地,不過能夠再見你一面,我還是很高興,提耶利亞。所以......就這樣吧!我想...我不該再留在這裡了......

 

.......!等等!洛克昂!!」

 

眼看洛克昂就要轉身離開,提耶利亞立刻伸手抓住了他。

 

「提耶利亞?」

 

回過身的洛克昂在見到提耶利亞的表情時不禁愣住了。那是恐懼,害怕失去的恐懼,十多年前,當知道家人可能都已喪生在瓦礫下時,自己也是這樣的表情。

 

「你...不能走......

 

抓住洛克昂的手正劇烈顫抖著。

 

「為什麼要說那種話......這個世界才不是與你毫無關係,這明明就是你的世界...是你所存在的世界......或許你現在覺得他很醜惡,可是,就是因為希望改變,所以才會加入Celestial Being不是嗎?」

 

「我.........

 

「我也討厭這個世界,如果不是為了計畫,我根本不想去管世界會變得多醜多腐敗......可是...是因為你,我才開始覺得或許這個世界也不是那麼糟糕,甚至我還認為,我應該會喜歡你所期望的世界......

 

「提耶利亞......

 

「可是你呢.....為什麼你要就這麼死心?你給了我veda以外的希望,卻這麼輕易地就丟下一切自己一個人走掉...還說什麼你還活著就夠了,你究竟知不知道...這四年間我是用怎麼樣的心情一個人走過來的?我還沒有忘記你的心願,而你自己卻又要再次將它拋下嗎!?」

 

...對不起...提耶利亞...可是...我已經......

 

「那種事我才不管!」

 

...還是一樣那麼任性啊......

 

提耶利亞抓住洛克昂的雙肩,低著頭抵在他的胸前。

 

「我只知道,你現在就在這裡....

 

「洛克昂......我一直...都很想再見到你...我不是人類...不懂這是什麼感情...可是......我只要想到你已經不在了,就會覺得很痛苦......

 

「提耶利亞......?」

 

感受到他的激烈情緒,洛克昂想要扶起提耶利亞的臉,卻在伸出手之際看見滴落的淚光。

 

「我以前和剎那處不好、又會拿Miss皇出氣、還總是挑剔阿雷路亞、對別人視若無睹,你不是曾經對這些事很煩惱嗎...?可是我現在已經不會了......我已經可以認真看待剎那的做法,也可以理解Miss皇和阿雷路亞的難處,也不會再拒絕別人的接近......是因為有你......我才能做得到......如果你還有什麼不喜歡的...我都可以改......我都一定會改......所以...所以......

 

......提耶利亞!」

 

洛克昂抱住幾乎已經泣不成聲的提耶利亞。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只是覺得如果不這麼做,眼前的人好像會就這麼壞掉、再也沒辦法修復......

 

「求求你......不要走......我想和你在一起......我不要再也見不到你...求求你...不要...再丟下我......

 

......對不起......提耶利亞......對不起.....

 

心痛地擁住懷中苦苦哀求的少年,洛克昂卻無法給他任何承諾,縱使突來的奇蹟使他們兩人得以再見最後一面,但生與死,依舊是無法跨越的鴻溝,他已經不可能.......再繼續保護這個脆弱的少年了......

 

以前,即使知道提耶利亞曾在自己受傷時曾躲起來暗自傷心,他也以為只是出於自責,從未多做他想。直至今日,他才發現提耶利亞竟是如此看重自己。除了驚訝,更多的是後悔,後悔自己最後的任性,竟在提耶利亞心中留下了難以治癒的傷口。

 

人類真是卑鄙的生物......自己也是一樣......明明當初已經有了死亡的覺悟,卻在注意到仍有無法割捨的事物時,貪心地希望找回已經失去的時間。

 

現在此刻,他多麼希望將這個奇蹟化為永恆............即使不是永恆也無妨,即使只有一年、兩年甚至一個月、兩個月也好,他多麼想再留在這裡陪伴著提耶利亞,不要再讓他寂寞流淚......

 

「提耶......

 

「提耶利亞?」

 

突然從背後傳來的,是與自己相同、卻又不同的男子聲音。

 

「你為什麼哭了?還有...這個人是......

 

洛克昂沒有勇氣回過頭,因為他知道,那是比起提耶利亞,更加令他無顏面對的人。

 

然而,對方也沒有認不出他的道理。

 

......難道是....可是....這怎麼可能......?」

 

果然,還是不行嗎?

 

鬆開擁著提耶利亞的一隻手,洛克昂以正面承接了雙生弟弟的視線。

 

「好久不見了,萊爾。」

 

「尼............?」

 

「嗯,是我。雖然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已經死了卻還能站在這裡和你們對話,不過我確實是尼爾˙狄蘭帝......」他瞄了一眼懷中的提耶利亞。「也是前Celestial Being的洛克昂˙史托拉托斯。」

 

....................

 

萊爾聽到他的話之後,表情從震驚轉變成困惑,在仔細凝視洛克昂之後,雙手握成了拳頭,像是在壓抑著某種情感一樣。

 

壓抑什麼呢?洛克昂實在是再了解不過了。

 

...感覺上,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和你面對面的交談了呢!」洛克昂苦笑。「你看起來更加成熟了,萊爾。」

 

如同寒喧般的台詞,反而成了戳破那份壓抑的尖刺。

 

「你還好意思...用哥哥的口吻和我說話?當初不是一聲不響地就從我眼前消失了嗎?我還以為你早就忘記有我這個弟弟了呢!」

 

「對不起......萊爾......

 

「光是道歉有什麼用!?」

 

萊爾狠狠揪住他的領子,揚起拳頭就要打下去,洛克昂則是早已對弟弟的怒氣有所覺悟,只是閉上了雙眼,靜靜地準備接受。然而,預料中的痛處卻沒有落下。

 

「你想做什麼?萊爾˙狄蘭帝!」

 

提耶利亞攔下了本來要落在洛克昂的拳頭,萊爾原本充滿怒意的眼神則在瞄見提耶利亞眼角尚未散去的淚光時軟化了下來,甚至還浮現出一絲苦澀。而這一幕也完完整整的被洛克昂收進眼中。

 

萊爾......難道你......

 

「這是你對待自己兄長的態度嗎?」

 

拔下萊爾揪在洛克昂衣領的手並用力甩開,提耶利亞站到了這對兄弟之間,毫不諒解地瞪著萊爾。

 

「抱歉...提耶利亞...可是我...就是沒辦法原諒他...那傢伙...

 

沒能落下的拳頭在主人身側微微抖動著,視線則是閃避了提耶利亞那責備的目光,直直望向他身後的洛克昂。

 

「尼爾......你告訴我......為什麼事情非得演變到這種地步?我知道你想替爸媽和愛咪報仇......可是,為什麼你非死不可?難道......對你而言......

 

萊爾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悲憤,失控地大吼出聲。 

 

.對你而言......與其為我們這些在等待你的人活下去,還不如為那些已經不會再回來的人而賠上性命要更加的有價值!?」

 

「萊爾......

 

「你和我.....都早已理解過失去重要之人的感覺,為什麼你還要...讓我再一次感受到這種痛苦......?」將長久以來的情感一口氣宣洩而出後,就像耗盡了力氣似的,落寞的垂下了頭。「你告訴我啊......尼爾......

 

......我沒有什麼可以辯解的,所以......我還是只能說...對不起。」

 

這次苦笑的人,換成了萊爾。「算了......我早就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也早就已經不抱期望了............」他搖了搖頭。「...你走吧!我不知道你是幽靈還是幻影什麼的,總之,回到你該去的地方吧!尼爾...已經不再屬於這世界了。」

 

「嗯......我知道。」

 

「等等......你們在說什麼啊?洛克昂......

 

一直若有所思地聽著兄弟間對話的提耶利亞,因他倆突來的一番話而顯得不安。然而回答他並不是洛克昂。

 

「夠了......提耶利亞,這樣就應該滿足了不是嗎?」

 

「不行............

 

「提耶利亞。」

 

一隻溫暖的大手撫上了他的頭,提耶利亞閉上了嘴,但是身體的抖動卻無法停止。

 

「我...總是害你難過,明明是想保護你的......

 

...不是這樣,你是...救了我的人,所以我現在...即使沒有veda......

 

「是嗎?你真的變堅強了呢!提耶利亞。我總算稍微安心了。」

 

「可是還不夠...我還不夠堅強......所以...

 

「提耶利亞。」

 

洛克昂再次打斷了他的話。他將手移至提耶利亞的臉頰,眷戀的撫摸著那如同女孩般柔嫩的皮膚,萊爾見到了這景象則是移開了目光。

 

對不起啊!萊爾......可是至少......在最後......

 

「萊爾、提耶利亞......我現在似乎有一點能理解...自己會在這裡的理由了。」

 

............?」

 

聞言,兩人皆不解的抬起頭望著他,洛克昂笑了笑。

 

「那個時候,我一直都在想著你們兩個,想著...該怎麼和你們道歉才好......

 

.........................

 

他縮回了撫摸著提耶利亞的手,貼上了望不見故鄉景象的窗戶。

 

「萊爾你說的沒錯,我已經不屬於這個世界了,不是從我死後...而是自從我選擇了為復仇而戰的路時,這個世界...就已經沒有我的容身之處了。」

 

「但是一直到最後我才發現,這裡...不只是我腦中憑著憎惡刻畫的醜惡世界...同時也是,你們所生存的世界。」

 

「對啊...真是的...明明是這麼簡單的事,我怎麼到現在才發現呢?」洛克昂抓了抓頭,如同喃喃自語的低聲笑道。「我只是希望讓這個世界,變成能讓那些重要的人能夠輕鬆生活的世界而已。」

 

「我不會後悔的,就算有再來一次的機會、就算還是會失敗,我也一定還是會做同樣的選擇。唯一的遺憾是,我無法親眼見證這個心願的達成。不過,有你們幫我看著也就夠了。」

 

「不......我會...讓你看見的.....

 

提耶利亞搖著頭,仍想做最後的掙扎。

 

「謝謝你,提耶利亞。」

 

洛克昂像安慰小孩似的拍拍他的頭,然後看向萊爾。

 

「萊爾,你向來性格就比較急躁,不過在戰場上可得學會冷靜自持,不然一個不小心可就會想你老哥我一樣,連命都丟掉了喔!當然對待心上人也是,操之過急可是會把對方嚇跑的!」

 

洛克昂在說到心上人時,目光還有意無意的瞥向低著頭的提耶利亞。

 

「這種事不用你管吧!還有我才不會這麼簡單就死呢!我一定會改變這個世界......而且也一定會活下去,絕不會像你一樣讓喜歡的人流淚!」

 

「很好,有志氣,哥哥我真為你高興!」

 

他爽朗地笑著,那是和四年前一樣的,總是無條件關照著所有人的洛克昂˙史托拉托斯的笑容。

 

「提耶利亞,聽到你說你已經能和剎那好好相處,我真的很高興,你們兩個常常意見不合,偏偏也都死腦筋的很,想當時真的是很令人傷腦筋啊!」

 

「對不起...洛克昂...

 

「不用和我道歉,反倒是我,可能還得拜託你多擔待我那不肖弟弟,雖然他脾氣不好又不懂得體貼別人,可是並不是什麼壞心眼的傢伙,和他相處久了,你一定也能看見他的優點的!」

 

......你能不能少說兩句......

 

「抱歉啦!還有...提耶利亞..............

 

「洛克昂?」

 

「不...沒什麼......

 

洛克昂搖搖頭,在生前沒能說出口的事,沒有必要現在才來說。他已經決定,要讓這份心意成為永遠的秘密,跟隨他一起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那麼...因為我已經沒有任何掛念的事了...所以也應該走了吧?爸媽和愛咪還在等我呢!」

 

說的像是回家吃飯般的輕鬆,而洛克昂的身體卻在兩人面前不可思議地、逐漸變得透明。

 

「不行!洛克昂......

 

提耶利亞一驚,又想拉住洛克昂,但這次萊爾伸手攔住了他。

 

「走開!萊爾˙狄蘭帝...

 

提耶利亞的怒喝聲在見到萊爾的表情後戛然而止。

 

「已經夠了,提耶利亞,認清現實吧!尼爾他......」一道淚水從萊爾臉頰劃過。「...大哥他......已經死了啊!」

 

「萊爾......」他再度把視線轉回洛克昂。洛克昂什麼也沒說,只是靜靜地、有點哀愁的笑著,而他的身體也更加的透明。

 

「洛克昂......

 

提耶利亞沒有再向前,想阻止的手在半空猶豫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收了回去。然而目光卻還是不肯放棄的,緊緊盯著洛克昂。

 

「對不起......

 

「我唯一的弟弟......萊爾......

 

「還有...提耶利亞......我最重視的............夥伴.........

 

「再見了......

 

隨著話語的結束,洛克昂的身影終於完全消散,再也不留一絲痕跡。提耶利亞再也支持不住地跪倒在地,萊爾則是不發一語的,從背後將他擁入懷中。兩人之間沒有任何人開口,只是默默地、任由淚水自眼角滑落。

 

 

 

 

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我想,可能只是因為我太想念那兩個人了。

 

 

 

 

再度張開眼睛,出現在洛克昂眼前的是一望無際的蔚藍天空。

 

「結果最後...還是沒說出口.....抱歉啊...提耶利亞...我真是個懦弱的男人。」

 

「什麼啊~~結果你還是沒有告白啊~~尼爾哥真的是很沒用耶!」

 

小女孩的嘻笑聲從背後傳來。

 

「是是是,你說的沒錯~~我的小公主~~」洛克昂無奈的聳聳肩。

 

「吶!不可以這樣和你哥哥說話喔!」女性的聲音輕聲斥責了小女孩。

 

「可是~~媽媽~~」有點委屈的可愛嗓音被中年男子打斷。

 

「好了好了!都別說了,我們該回家了!」

 

「是~~~!爸爸~~!」

 

小女孩向洛克昂招了招手。

 

「走了喔!尼爾哥~~!」

 

......嗯!」

 

在不見一片烏雲的美麗青空之下,一名十多歲的男孩,奔向有他的父母與妹妹等待的、屬於他的故鄉。

 

 

(全文完)




作者後記-

這是一篇BUG很大的文...

順便一提,靈感來源是我某晚做的夢(我發誓我沒有說謊...= =|||)

不過角色有點不同就是了

至於為什麼會做這種夢......

八成是二期OP的乙女提耶帶來的衝擊吧...XDDD

本來只打算寫個3000字左右

但是期間為了培養寫文的情緒(第一次寫悲文...)
手賤跑去看了這個令人懷念的MAD→ガンダム00 「未来への咆哮」

(每看必哭的MAD...應該很多人看過了吧?

剛剛發現NICO上的已經刪掉了,還好我有留...

不過真的好多00的MAD被刪了...Q口Q)

結果淚腺崩壞...字數就飆到了2倍...囧rz

還有請不要問我,洛克昂為什麼會顯靈...

因為我也不知道啊...><"(就說是夢了)

創作者介紹

Erde

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s-uw
  • 原來是尼爾阿飄 (?

    其實尼爾快死掉的那前幾集...我都不敢看下去冏...


  • 當初我是從約16開始一集集追的
    他21集沒吃到便當我還安心了一下
    誰知道才過2個禮拜就...Q________Q

    於 2009/08/24 00:31 回覆

  • 幽雨蝶
  • 提耶利亞......
    心疼啊
  • 沒想到這篇又被人看到了
    真不好意思>///<
    現在自己看覺得寫得真是......orz

    於 2010/09/01 15:25 回覆